清風穆枳

死亡突然折返路途
最快地解脫了他的靈魂

Rofix:

盖普会周期性的消失。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。对于一个想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与世隔绝的人来说,趁盖普还在的时候去拜访是一个不错的主意。这样很快你就会和盖布一同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。在你看来,只是天空变的完全漆黑了,大气变的无比沉重,在这个阶段没有人可以离开盖普,或者探寻她的位置,直到她数月后重新出现在原来的星系,告诉你是时候离开,返回你的旧生活了。

c.h.x.e.n:

•DAY 12_BREATHE • 12062017



I don't why, i don't feel good about my job actually.... 

Hope that will be well.  :)


Rofix:

古塔尔语中的星星是“虫”的意思,古塔尔自转很快,所以夜空中的星星也飞速的移动,就像是一群萤火虫跨越天际。古塔尔人进而将其奉为神明,认为星虫从天空带给地面光与火,所以他们每晚都会燃烧篝火,将光与火回馈给星虫。

Rofix:

秘唯里,在这里,越杂乱狭窄的地方量子起伏越剧烈,一个人往往走进一个树林后,发现自己身处在地球的另一端了。而环境越空旷的地方量子起伏越小,周围的事物也趋于稳定。所以人们普遍定居在平原上,密林成为了不稳定的存在。但是旅行者们经常铤而走险,期待自己进入丛林后会突然看到全新的大陆。

Rofix:

渡与烨本是两个资源贫瘠的星球。但是彼此的土壤元素可以发生反应,产生能量。在经过数百年的交易之后。他们竟然决定将彼此的星球舍弃一半,和对方星球用速干岩浆缝合到一起。这样人们就能直接从缝隙处提取能源,极大提高了星球的效率。如今渡烨星成为巨大的工业和能源星球,并且能欣赏到裂缝处喷涌的能量喷泉。

Rofix:

蜇玛,一个只有细菌和病毒生长的星球。它们的繁殖速度极快,在傍晚时分,赤枯病毒已经占领了整个西方大陆。但是随着午夜的降临,更加耐寒的凌溢病毒占据上风,将赤枯灭绝。然而随着黎明的到来,一些菌体在数代之后有了抗体和噬体,开始夺回病毒的领地。在清晨降临,告别夜晚时,这个星球的生物已经经历了数个物种酣畅淋漓的演变与灭绝,兴起和衰亡。

Rofix:

雨稀星的雨树高耸且密集,在这个星球上,水气蒸发到了天空中不会形成云,而是凝结在了雨树的叶片上。当树叶承载不了更多的露水的时候,就会倾泻下来,就这样天空下起了雨。没有树的地方就不会下雨,而下的雨又让更多的雨树成长起来。经常能在雨稀星上看到顽皮的孩子用力的摇晃着雨树,期待着即将一场大雨降临整个村庄。

Rofix:

在剧烈的阳光的照耀下,戈蛰星作为一个冰核星球,任何暴露在阳光里的土地都会迅速融化掉。所幸戈蛰星有一个同步运行的卫星,为一片区域提供无时不刻的影子,在这片阴影里,生存着一块没有融化的陆地,孵育了陆地文明。也常被称为“月亮影子下的国度”。

Rofix:

津昆,万花之星,津昆稀薄的大气层虽然容易受到陨石的袭击,但是也确保了陨石里携带的种子完好无损。就这样,在千疮百孔的行星表面,逐渐生长出不同星系的奇异花朵,尤其在陨石坑附近最为茂密。整个星球也成了宇宙最大的植物园。

Rofix:

陨石携带着佢栎树的种子落到了蛰库星上,这颗刚刚诞生不久的行星。星球表面上还热气腾腾,电闪雷鸣。空气被解离产生了氧气,被岩浆蒸发的水气形成巨大的积云,暗示着这个星球的第一场雨。就这样,在这颗新生的星球上,一颗外来的佢栎树开始生根发芽。她孤独的生长,心里明白,这颗星球的第一批生命可能还要数万年才可能诞生,但是只有她知道蛰库星的生日。